• 辽足,忽悠至死。

    “如果不欠薪,那还叫辽足吗?拆东墙补西墙,辽足总有能让自己活下去的办法。”

    曾经效力于辽足的一名功勋级球员说过这样一句话。

    辽足,忽悠至死。

    2020年5月23日,中国足球协会正式对外公布新赛季准入职业联赛的球队,辽足名字不在其中。

    自此,从1953年建队至今的辽足,正式的画上了一个终结的句号。

    “咋忽忽悠悠就瘸了?”

    赵本山在小品《卖拐》中最经典的桥段之一,却用另一种更真实的方式,在他曾经投资的这支球队身上发生了。

    辽足,忽悠至死。

    「赵本山曾短暂投资辽足并迅速离场」

    据了解,截至目前为止,辽足的主要债务分别为欠薪和欠税:

    欠薪方面共计7000万左右,欠税方面在4亿左右,再加上其他欠款,总计债务在5亿左右。

    此前,同为东北球队的延边富德,在宣布解散的时候,总负债才3.8亿左右,辽足又是如何做到债筑高台的境地?

    辽足,忽悠至死。

    「东北足球的难兄难弟」

    对于一家足球俱乐部来说,除了球员薪资以及客场差旅之外,最大的成本支出便是比赛球场的租金及赛事的安保费。

    为了更好的控制成本,自1997年开始,辽足曾分别辗转于抚顺、大连金州、北京、鞍山、营口及锦州等地。2014年,盘锦市花费约3000万赞助费并减免辽足一定的比赛球场场租及安保费用,辽足再次进行了一次迁徙。

    辽足,忽悠至死。

    「盘锦因辽足空降而球市变火」

    “草坪条件不堪入目,在这个球场球员没办法踢球。”时任广州恒大主教练里皮带队做客盘锦体育场时,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早就习以为常的辽足为了能活下去,在盘锦驻守了整整两个赛季。

    辽足,忽悠至死。

    「沈阳奥体内仍有辽足装涂」

    随着中国足球更加受重视,沈阳市政府决定召回辽足。2016年,辽足终于如愿的落户沈阳,入驻了刚刚修缮好的沈阳奥体中心体育场。

    沈阳奥体中心交通便利,场馆设施崭新,草皮也不再坑洼,辽足破天荒的花费一个多亿从德甲请来了外援乌贾,球场的VIP坐席上还多出了许多高挑的旗袍迎宾人员。

    辽足,忽悠至死。

    「辽足刚搬到沈阳奥体」

    这一切看上去,辽足都是朝着新目标去努力。

    一直以卖血、收福利为生的辽足一夜之间暴富,原因很简单,辽足确实有钱了。赛季开始前,辽足和当地政府签下了每年6000万赞助合同,再加上一定的赞助商及广告收入, 辽足完全有能力在中超和中游的球队掰掰手腕了。

    然而,从2016年开始之后的赛季,原本当地政府允诺的每年6000万赞助,最终只落实了刚签下合同时的2000万,多一分钱辽足都没有收到过。可以说,辽足被开了一个“空头支票”。

    被开“空头支票”的原因很复杂却也很简单,就在辽足与当地政府签署赞助合同的短短几个月后,辽足所属的母集団宏运集团董事长王宝军,因贿选人大代表而锒铛入狱。

    辽足,忽悠至死。

    「王宝军出事前亲临球场检查球队工作」

    梦境破碎,辽足再次堕入深渊。

    赞助不到位,此前商议好的奥体中心场租及安保费用也不再被承诺,就这样辽足直接欠下了奥体中心的高昂费用。为了节省开支,球队只得搬迁至铁西体育场。

    2017年,辽足迎来了新的冠名商——开新。开新的出现,让辽足再次重燃希望,然而结果却和此前一样,原签订8800万的赞助合同,辽足给了足额的广告曝光,最终开新只给到了2000万左右便拍拍屁股离开,辽足似乎又被忽悠了。

    辽足,忽悠至死。

    「开新的出现并没让辽足开心」

    同年,被欠2亿2000万赞助费同时还欠了9000万债务的辽足从中超降入中甲。

    2016~2017赛季(中超时代),辽足每年总运营成本大约在4-5亿。2018赛季,辽足没有重回中超行列,全年运营成本降至了1.5亿左右。与成绩低迷随之而来的,是相关的资金支持和政策也跟着低迷了。

    在此前支持辽足的赞助商"开新",也因拒不支付应给的赞助费,被告上了法庭。辽足向已经破产并另起炉灶的开新追讨赞助费的官司,一直未停下脚步,但着实寸步难行。

    2019赛季初,辽足已经经历过一次“生死存亡”,经俱乐部万般努力才得到了沈阳市政府的资金支持,这也仅仅是度过了当年的准入危机,其他支持费用,难觅其踪。

    为了更好的勒紧裤腰带过日子,2019赛季全年的运营费用相较于前一年,降低了5000万,近乎只有1亿多一些。即便如此,辽足仍难发出工资,几乎整整一个赛季,球员账户未曾进账。

    2019年11月,辽足所属的母公司宏运集团做出了经营范围变更,去掉了“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业务。在此之前:

    宏运集团持有的金融管理公司出资的8亿股权被银行抵押、冻结;

    宏运集团出资额20亿元的股权于2015年年底全部被质押给银行;

    ……

    辽足,忽悠至死。

    「辽足球迷多次公开diss宏运集团」

    辽足之死和实际控股且资金链出现告急情况的宏运集团脱不开关系,而集团董事长王宝军除了贿选之外,宏运还涉及另一乱案——此案最终以判决吉林AMC执行解散而告结。

    吉林省国资委控股的吉林金融控股公司(简称“吉林金控”)与宏运集团共同成立吉林省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亿元,其中,吉林金控出资2亿元,持股20%,宏运出资8亿元,持股80%。吉林AMC的主营业务是开展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等,这是国内地方性的金融不良资产管理公司。

    吉林AMC成立不久,宏运集团在未经股东协商及董事会批准下,将9.65亿元资金以借款名义转给其实际控制的宏运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辽足俱乐部、宏运商业集团有限公司,其中,宏运投资公司共借款9.5亿元,宏运商业公司借款5亿元,辽足俱乐部借款1500万元。

    你没看错,9亿多的借款只给到了辽足1500万元。宏运集团在内部的核心业务上,早已自顾不暇,又何谈在危机时刻能救一把辽足。

    宏运集团已经不止一次公开希望以零转让的方式希望辽足能有个好的归宿,但现实很骨感,辽足就像《动物森友会》里的大头菜一样,烂在了手里。

    辽足,忽悠至死。

    中国职业足球联赛每年都会在新赛季开始前进行准入审查,球员工资签字单成为能够获取准入资格最基本资料,已经欠薪近一年的辽足实在没有实力解决欠薪问题,俱乐部老总也没能说动球员签字,最终,选择了伪造球员签字以谋求新赛季准入。

    据了解,伪造签字的事儿,辽足是第一年这么做,就被球员们举报了。这样的代价大家都心知肚明——解散已然是板上钉钉。

    若不是太艰难,俱乐部也不想出此下策;

    若不是太艰难,球员们更不想出此下策。

    “欠了一年的工资,一年啊!我们是无情的人吗?我们很努力的踢好了比赛不是吗?踢好比赛才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们做好了我们的事,却没得到任何应得的,还要以违法的方式替我们签字,错的难道是我们?”辽足的一名球员说。

    “别再忽悠我们了。”

    辽足,忽悠至死。

    2019年辽足在中甲几乎创造了一个奇迹,在全年都没有发放工资奖金的情况下,辽足球员还能通过附加赛两回合成功保级,让球队实现胜利大逃亡。险些中途退赛的四川FC、上海申鑫这些最终还是选择解散的队伍,至少还拿到了几个月的薪水。

    其实,在辽足悠长的欠薪历史上,欠上一年工资的情况,也是第一次发生,但这一次,确实是致命的打击。

    “就算我们今年不和足协反应,明年球队能解决这么大的资金问题?不可能了。”

    最早曝出伪造签字的是球迷陈宁,当他发出确认有8名以上的辽足球员并不是本人在工资单上进行的签字后,得到的却是很多自家球迷的埋怨。

    “即使我没有发那条微博,足协还是会收到球员上诉的材料,所以球队真的不在了,更多还是因为球队本身的种种问题。”陈宁说道,“而不是因为球员维权或者我发了几条微博。”

    辽足,忽悠至死。

    同省球队,沈阳城市建设已经成功通过合法程序将名称前加上了辽宁二字,这项决议由庄毅先生作为主席的辽宁省足协同意,最终庄毅先生作为投资人的沈阳城建完成了名称的变更。

    这两个庄毅先生,是同一个庄毅先生。

    “真是太开玩笑了。”

    “辽足解散了,新辽足会给我们补一分钱工资吗?不会。同样的道理,那些荣誉也不会转移到这支队伍上,叫新辽足大概就是'毒鸡汤'吧,人家球队也是有属于自己的历史的,而且人家球队也还有球员呢,我们不可能全都去人家队啊。无论如何,被叫做‘新辽足’的话,对人家是不公平的。”被欠薪的球员说。

    球迷陈宁的看法则很简单:

    “辽足死了,就再也没有第二个辽足了。”

    辽足,忽悠至死。

    「部分资料参考:《辽足生死劫:宏运集团的西墙没补住》——本站新闻财经频道,作者王文华。」

    辽足,忽悠至死。

  • 本站体育5月23日报道:

    国足集训在上海继续进行。于大宝在今天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这支新的国家队里,每个队员、每次训练都全力以赴,目标就是打好世预赛。”

    大宝参加了21日与上港队的交锋,有记者询问他对比赛的评价时,大宝说:“由于近期国内没有比赛,队员们比赛欲望很强烈,也充分贯彻了教练的技战术要求。”

    同时,于大宝介绍了国足集训中队员们的部分情况:“这是一支新的国家队,每个位置都有2-3个优秀球员。每个队员、每次训练都非常拼,希望通过自己的态度给主教练留下好的印象。四十强赛的每场比赛都很重要,大家都希望有好的表现,通过竞争获得主力位置,教练组也希望通过集训为打好世预赛做好准备。”

    在谈到入籍球员时,大宝充分认可了他们的表现:“这三位球员每天训练和比赛都全力以赴,大家对他们非常认可。生活里我们相处都非常融洽,语言方面也不存在什么障碍,他们在中国很长时间了,能说简单的中文,我也会说葡语。”洛国富今天也随队来到训练场地,并在医疗人员陪伴下绕场慢步行走。

    李达熠 本文来源:本站体育 责任编辑:李达熠_NBJS9671 分享到:
    • 易信
    • 微信
    • QQ空间
    • 微博
    • 更多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跟贴0 参与0 发贴 跟贴已关闭去跟贴广场看看 > 本站新闻客户端下载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房产
    + 加载更多新闻 ×
  • 虽然目前中超联赛还不知何时开启,但各队都已经在积极备战,备战期间,各队要遵守相关防疫规定,训练均未向球迷们开放,因此也就都多了一丝 “神秘感”。然而,正随队在北京封训的国安青岛籍小将王子铭今天却是 “负面新闻” 缠身,他被一名球迷认为有“耍大牌”的举动,随后这名球迷将投诉信传到了青岛政务网,引发了一场风波。

    日前,青岛政务网发布了一封来自青岛球迷的投诉信。这名“快五十岁”的球迷在投诉信中写道,他在5月8日得知国安队的青岛籍球员王子铭在青岛中能基地训练,特地在第二天开车来到基地去见王子铭。由于怕耽误王子铭训练,这名球迷在训练之后才去向王子铭打招呼,然而在俩人距离两三米时,球迷向王子铭问好,但王子铭只是看了看他,理都不理直接走了。

    这位球迷在投诉信中十分生气地表示,王子铭“目中无人”,无视球迷热情的“打招呼”。该球迷认为王子铭“臭德行”、“势利眼”。此问题随后被转交到了青岛市体育局。青岛体育局的回复是“深感遗憾,表示歉意”。不过,青岛体育局表示,王子铭是北京国安球员,青岛体育局无管辖权。青岛体育局称会通过中能俱乐部将如上意见反馈给王子铭本人,敦促其提高认识,时刻注意言行。
    在这个消息流传开来后,相熟的记者联系到了王子铭本人。王子铭表示,由于当时正处在训练后的跑步状态,看到有球迷打招呼后向球迷点头示意了,但仍然造成了误会。对此,王子铭表示歉意,他愿意为这位球迷送上签名明信片,也感谢并希望这位球迷能继续支持中国足球。王子铭本人也希望这位球迷看到这条消息后,能够联系国安俱乐部,提供自己的个人信息,王子铭会尽快寄出这份礼物表示感谢。

    球员“耍大牌”,这是球迷们最无法容忍的行为之一。当王子铭被这位 “资深老球迷” 控诉“势利眼”、“臭德行”时,一些球迷的第一反应就是王子铭耍大牌,“资深老球迷”在事件发酵初期也迅速成为被同情的一方。如果这位球迷在投诉信中所说的都是事实,那的确挺让人失望甚至气愤的。试想,这名球迷得到王子铭在中能基地训练的消息后,转天便开车直奔基地“追星”,为了不打搅王子铭训练,还特意在他训练结束后再上前打招呼,如此一片痴心再加上处处替球员考虑而做出的一系列小心翼翼的举动,最后换来的却是王子铭的一声不吭,换做谁也会感到心里不舒服、不痛快。

    按照王子铭的说法,他在看到这名球迷打招呼后,已经点头示意了。首先,王子铭当时刚刚结束训练,还处于跑步放松状态;其次,在遵照疫情防控要求的情况下,王子铭与球迷保持距离,似乎也在情理之中。王子铭究竟有没有耍大牌,在并不知晓事发现场具体情况的前提下,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在一些人看来,这位球迷盛怒之下就将王子铭投诉至青岛政务网,做法也确实有些过激,按照时下娱乐圈流行的一句话来说,有“占用公共资源”之嫌。

    毋庸置疑,中国足球目前正处于低谷之中,与之前“黄金一代”、“白金一代”、“超白金一代”的球员相比,中国足球的年轻球员似乎一代不如一代。不过,球员水平不行,不应该成为外界认为他们什么都不行的 “原罪” ,以至于当出现一些误会时,球员们不论什么原因都会被认定为“被告”。当球迷在球场下的一些要求得不到满足时,就大肆宣扬球员“耍大牌”,某种程度上也有道德绑架之嫌。

    今年已经不再是 U23球员的王子铭,他和自己同一代的 U23球员确实没有在国际赛场上为国字号球队取得什么骄人成绩,甚至可以说成绩很差,不过,这并不能抹去王子铭作为一名球员付出的努力。在今年2月,北京国安队作为亚冠联赛正赛中第一支出场的中超球队,在客场以1比0战胜泰国清莱联队,当时正是王子铭打进唯一一粒进球。那时新冠肺炎疫情还在武汉肆虐,国安队将胸前广告改成了“武汉加油”,王子铭的进球也鼓舞了众多球迷,甚至是在抗击疫情一线的医务人员。

    球员在成长过程中总要付出各种代价,而如何处理与球迷关系,也是他们的必修课之一。遥想当年曹赟定与球迷互骂;郜林在遭到辽宁球迷谩骂后,先是在球场上做出了扇嘴巴的姿势,又在赛后与球迷发生肢体冲突;祝一帆在遭到场边球迷喝倒彩后,欲翻过护栏,与球迷拳脚比划一番……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也是球员与球迷之间关系不断走向撕裂的真实写照。相比之下,王子铭在受到球迷指责后,对于该事件的回应可以称得上及时、得体,没有避免事态的进一步扩大。当然,王子铭也应该从这起 “被投诉” 事件中吸取教训,未来以更积极的方式参与到与球迷的互动中去。与此同时,球迷也应该摘掉“有色眼镜”,对于球员,合理正常的意见和批评可以提,但切忌 “玻璃心” 。球员与球迷之间应该开诚布公,多多交流。三年前,国安在客场窝囊地输给重庆,赛后,国安远征球迷中有人喊道:“我们不怕输球,但你们能对得起胸前的队徽吗?!请把血性留在场上!” 国安全队并未直接退场,而是来到远征球迷看台前谢场,队长杨智更是不断向球迷们鞠躬致歉,这一幕至今令人难忘。
    无论怎样,球迷与球员之间都应该更多地进行真诚交流,只有得到了球迷的支持和肯定,球员们才能踢得顺心;反过来,当球员们在赛场上拼劲全力的同时,心中时刻装着球迷,那么,球迷们在看球和加油时,自然也会舒心。而中国足球要想进步,建构和谐良性的球员与球迷之间的关系,肯定是必要条件之一。

  • 本站体育5月23日报道:

    新冠状病毒疫情席卷世界,疫情下各国足球联赛停摆,虽然有部分国家的足球比赛重启,但是重启后的比赛都是空场比赛。但是来自英国媒体《vnexpres》的消息称,越南国内的南定对战嘉莱黄英的杯赛却允许球迷入场看球,而且球票销售情况非常火爆。


    在2月初的时候,越南就有零星的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出现,在3月10日后,确诊患者大增。也正是因为如此,越南国内的足球比赛也受到了影响,在进行了几轮的空场比赛后,就被迫停止。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越南的疫情还不太稳定,虽然今日新增确诊病例为零,但是在5月18日的时候,一天确诊病例24人,创造了新冠病毒单日确诊的新高。而就在这种情况下,越南的一场南定在主场对阵嘉莱黄英的国内杯赛却允许球迷入场看球,球票销售情况非常火爆。

    据悉,为了确保安全,球场只会卖出10000张球票,这可以让球迷之间保持安全距离,这也是球场大约一半的容量。另外开放体育馆时间由赛前90分钟提早到赛前150分钟,为测量球迷体温预留时间。

    南定主帅陈泰安接受采访时说道:“俱乐部允许球迷现场看球,避免空场比赛导致的乏味,比赛从当地周五开始售票,票价在10000-70000越南盾不等(约合人民币3-21元),进入球场的所有人都需要佩戴口罩,并进行手部的消毒,俱乐部会采取一些的错失确保大家的安全。”

    越南球迷买票 (来源:本站体育)

    需要指出的是,一些这场球票售卖的视频也在社交网络上曝光,而从视频中看,大部分买票的球迷都没有戴口罩,而且距离非常近。买票就如此,怎能保证在入场以及在球迷看台上保持安全距离呢?

  • 本站体育5月23日报道:

    5月23日下午,2020赛季韩国K联赛第3轮继续进行。江原FC 1-1战平城南FC,水原三星1-0小胜仁川联,尚州尚武1-0小胜光州FC。在昨天率先进行的一场比赛中,浦项制铁1-2不敌FC首尔。


    江原FC 1-1城南FC

    第17分钟,前延边富德外援金承大弧顶右侧直塞,高武烈前插至禁区右肋抽射近角打破僵局,江原1-0领先。第56分钟,林善永弧顶左侧射门被林才民倒地拦截,权顺亨弧顶前沿远射为城南扳平比分。

    水原三星1-0仁川联

    第59分钟,金民友小禁区右角处被文志焕拉倒。2分钟后,廉基勋主罚点球低射球门左下角得手,打入全场比赛唯一进球。

  • 本站体育5月23日报道:

    5月23日下午,正在备战新赛季中乙联赛的中国U19国青队,与上海上港预备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最终,U19国青0-1小负。两支球队有可能在新赛季中乙赛场再次碰面。


    根据双方约定,比赛分为三节进行。在比赛中,上港预备队派了不同年龄段的球员参加比赛。最终,周正打入全场比赛唯一进球,U19国青0-1小负。

  • 本站体育成金朝5月23日报道:

    深足连续与恒大两场热身之后,今天他们在主场龙岗大运中心又迎来了另外一个对手梅州客家队。最终深足2-3未能取胜,其中加盟深足两个月的郜林打进了代表深足的第一个进球。

    推荐阅读——热身赛-U19国青0-1上港预备队 全力备战中乙联赛



  • 国足与上港一战,比赛尚未开打,场外却一度“硝烟弥漫”。原因在于,本场比赛采取了封闭形式,杜绝媒体前往现场进行采访报道。对于这种选择,外界出现了两种不同声音。


    有观点认为,国足采取封闭,是因为担心“抗压”能力不够,尤其是面对上港以及接下去的申花,对手阵中有外援坐镇,国足“害怕”输球,所以闭门谢客。对于这种想法,国足一边其实也比较“委屈”,事实上,无论是中国足协层面,还是球队方面,都不曾有过这方面的担忧,热身赛向来以练兵为主,当了这么多年教练和队员,国足将帅不可能不清楚。至于中国足协层面更是如此,就像媒体报道的那样,如果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了,未来到了真正关键比赛,又要如何取舍?

    其实,国足之所以采取封闭,主要还是出于几点考虑。首先就是防疫的初衷,尽管目前疫情整体情况较为稳定,但各方都没打算就此松懈,国足此次上海集训期间,总共设立了六天媒体开放日,在此期间统一严格限制了人数,原则上每家报名媒体都只被允许有一名文字记者和一名摄影记者,总共两人入场。昨天的热身赛上,除了对阵双方的球队人员之外,前往现场观赛的,仅有中国足协高层、上海足协相关高层,以及上港俱乐部的相关高层,其他的就是现场安保和基地工作人员,基地周边也和往常训练一样,有专人执勤,确保不被打扰。而在上述对阵双方相关人士中,现场其实也限定了人数,并且需要提前一天对进出人员和车辆进行报备。

    另一方面,站在球队本身的角度,比赛开放与否,都是依据自身情况而定。换句话说,国足的比赛,国足乃至管理层有权选择开放或者不开放,在以往的国足集训期间,也曾有过不止一次选择封闭比赛,印象中,当时引起的“讨论”,似乎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烈。昨天赛后,国足方面第一时间就比赛情况对外进行了公布,并且如实更新了归化球员洛国富的伤情,从这一点上来说,国足只是封闭比赛,但并没有“封锁消息”。球队在备战期出于谨慎,不希望有相关的比赛录像流出其实也可以理解。

  • 在天海宣布解散后,围绕这支逝去球队的故事并未结束,包括队内球员的未来去向,以及相关善后问题的处理进展,均颇为引人关注。


    最近几日,多名天海球员陆续接到试训邀请,晏紫豪正在接受泰达的考察,未来几天还会有天海球员加入到泰达的试训之中。当然最为引人关注的莫过于糜昊伦、刘越前往深足试训,要知道在此之前,已有五名天海球员加盟深足,若是算上拥有天海“血统”的王永珀,以及糜昊伦与刘越,深足更是一口气揽入了天海大半个主力阵容。

    其实早在今年年初,深足就曾有意引进糜昊伦,但最终的转会谈判,只是涉及到了裴帅与郑达伦。那时候天海尚未解散,深足引援需要考虑名额的合理分配,再加之当时也有其他球队加入到“小白”的争夺战中,深足只能暂时放弃这一打算。不过最终,糜昊伦选择留守,但天海却没能逃过解散的命运,“小白”因此重归自由身,再加之他不占转会名额的先天优势,使其得到了诸多俱乐部的追逐。

    面对多种可能性,糜昊伦首先考虑的是一分长久且稳定的合同,这也是他拒绝豪门球队的原因之一。在合同年限与个人待遇方面,深足展现出了十足的诚意,加之与之交好的郑达伦、裴帅此前相继加盟球队,进一步为其加盟深足创造了条件。目前,糜昊伦已是基本谈妥了合同细节,只待转会窗口开启后完成注册。

    不只是糜昊伦,天海小将刘越也得到了深足的试训机会。巧合的是,此前刘越加盟天海时,也是如今深足转会负责人操作的。也因此,他对刘越的潜力较为了解,意味着这名天海小将通过试训将会是大概率事件。在多名天海旧将相继加盟后,深足本土球员的整体实力得到了巨大提升。

    不过在天海球员与新东家签订新合同前,仍需获得原俱乐部开具的自由身证明,这也涉及到天海的一系列善后问题。就在上周末,天海补发了两个月的欠薪。截至目前,天海尚存将近三个月的欠薪,虽然俱乐部已经收回了裴帅与郑达伦的两笔转会费,却仍难以填补空缺。因此,俱乐部希望与球员协商解决,具体方案是补发两个月月份欠薪的50%,同时希望球员自动放弃4月份后的欠薪,但对于天津天海俱乐部提出的条件,天海球员目前全体拒绝接受,大家觉得既受伤又无奈。

  • 22日下午,微博上一条有关青岛球迷向该市政府网站控诉国安球迷王子铭无视他连续两次打招呼行为的消息引发关注,青岛市体育局落实该事后还进行了恢复,表示会将此消息通报给王子铭本人并敦促其注意言行,北青报记者第一时间就此事采访了国安俱乐部和王子铭。他本人表示确实记得这个事情,由于当时正处在训练后的跑步状态,看到打招呼他就点头回礼示意了,但仍然造成了误会。他表示歉意,而为了表达这次造成的困扰,愿意为这位球迷送上签名明信片,也感谢并希望他能继续支持中国足球,而他本人也希望球迷看到这条消息后,能够联系国安俱乐部,提供他的个人信息,他会尽快寄出这份礼物,表示感谢。

    相关阅读:球迷跟球员打招呼遭无视 暴怒后向政府投诉:臭德行

    国安回应无视球迷遭投诉:点头示意了 抱歉造成误会

    4月底结束在昆明的拉练之后,包括王子铭在内的国安队员得到了短暂的休息机会,而他本人也返回家乡青岛陪伴家人和朋友。而作为一名正处在上升期的球员,王子铭在休息之余也不忘坚持日常的训练,而家乡球队青岛中能也为他提供了方便,而这次的这个小插曲就出现在王子铭跟队保持训练期间。

    这位球迷在公开信中提到,他从市区远赴基地特意观看王子铭的训练,不过这位本地球员却连续两次无视热情球迷打招呼的行为,让这位球迷感到愤怒。他一气之下,向政务信箱发布了控诉信,而对此青岛体育局只能在回复中表示很遗憾,并表示会通知王子铭本人。有意思的是,青岛体育局在回复中还将王子铭三字中的最后一个误写为“鸣”,一度让人有些困惑。

X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
Top